凯德试验机 0514-86166160
您的当前位置:新闻动态

三买槽子糕

新闻动态

浏览:次 2020-02-12 12:00:00

三买槽子糕

清道光年间,在关东有个点心作坊,叫埠源馆,主要生产槽子糕,也就是现在的蛋糕。店铺虽不大名气却不小,一来是童叟无欺买卖公平,二来是用料地道无假,做工精细独特,来这里的人不吃一口埠源馆的槽子糕那是不小的遗憾。

有个小老板叫王天成,不抽烟不喝酒,也不喜欢吃大鱼大肉,得意的只有一样,那就是吃埠源馆的槽子糕。有一年过生日,他亲自到埠源馆买了两果盒槽子糕。当他走到三道码头时,见从山里运圆木的木排顺流而下,纷纷靠在码头边上,码头工人把一根根两搂多粗的大木头抬上江岸,涛声和号子声融为一体,场面蔚为壮观,他自觉不自觉地停住了脚步,站在一大堆木头下翘首观看。正在他看得饶有兴致的时候,没想到祸从天降,一根木头从上面滚下来,正砸在他的腰上,他被人抬回家时已经奄奄一息。虽然后来保住了一条命,却为治病荡尽家财,最后竟破产了。

在城里实在住不下去了,没办法,他便带着夫人和三个女儿回了好几百里地之外的老家。

虽然是为吃一口槽子糕才落魄到这步田地,可王天成的槽子糕情结却没有因此了断。他的老家在一个大山沟子里,在这里,别说埠源馆的槽子糕,就是一般小作坊的点心,一年到头也吃不上几口。

三个女儿一个一个出门子了,王天成也一年一年地衰老了,越是老他就越怀旧,就越想吃埠源馆的槽子糕,他经常跟三个姑爷叨咕:“埠源馆的槽子糕好吃呀,我怕是这辈子再也吃不到了。”这话的意思很明白,就是想求三个女婿给他买点埠源馆的槽子糕,让他解解馋。

大姑爷想,这老头子,都穷成啥样了,心还挺高,埠源馆在城里,离这儿那么老远,我咋给你去买呀?可看在媳妇的面子上,他还是走了一天一夜,来到一个小镇,挑好的槽子糕买了两包回来,到了老丈人过生日那天,他捧着两包槽子糕来到老丈人跟前,说:“爹,我早就知道您老人家最爱吃埠源馆的槽子糕了。这不,我前些天特地进了趟城,给您买回了两包。”王天成又高兴又激动,颤抖着双手接过了两包点心,轻轻地打开了,可当他看到里面的槽子糕时,脸色立刻变了,瞪着眼珠子问:“这是埠源馆的?”

大姑爷装腔作势地说:“是……是啊,是埠源馆的,不信您尝尝。”老人说:“不用尝,一看就不是埠源馆的。埠源馆的槽子糕是用香油刷模子,用方形的炉子烤,烤出来的槽子糕上下和四面都是一个颜色,金黄金黄的。你再看你买的,上面是黄色,下面却是白的,哼!”说着,气呼呼地把槽子糕扔在了一边。

大姑爷的小把戏被当场戳穿,羞得他连饭也没好意思吃,就灰溜溜地回家了。

第二年,二姑爷走了两天两夜,来到一个大集镇,还真买到了上下和四面都是一个色的槽子糕,可是,过生日那天,老爷子一口都没吃就说:“这也不是埠源馆的!”

二姑爷不服气,狡辩道:“爹,这是埠源馆的,您看,这上下四面都是一个颜色呀。”

王天成说:“埠源馆的槽子糕暄腾,抓一把松开,又回了原样,像海绵似的。你看你买的,梆硬梆硬的,和马粪蛋子一样。我说,你们没那份孝心就拉倒,干啥老跟我打马虎眼?”二姑爷被数落得无地自容,脸一下红到了脖子根。

一转眼又过去了一年,这年三姑爷想,老丈人这一辈子也真不容易,老了老了想吃口埠源馆的槽子糕,这么多年了一直也没吃到,今年,说啥我也要了却他老人家的这份心愿。

三姑爷跋山涉水,整整走了七天七夜,来到了老城,终于在埠源馆给老人买了两包槽子糕。这天晚上,他住在三道码头边的一个小店里。没想到,半夜里小店失了火,听到喊声他抱着衣服就往外跑,到了外面才想起来,两包槽子糕落在了里面。他想回屋去拿,可来不及了,熊熊大火已经吞噬了整个店房。

第二天早上,正巧有一挂马车往山里去,和三姑爷是顺路,想让他搭车回去。三姑爷听了摇摇头说,这趟车怕是搭不上了,他还得去埠源馆重新给老丈人买槽子糕。好心的车老板问他怎么回事,他就把实情都说了。正在他惋惜的时候,车老板听了哈哈大笑,说:“这老城卖槽子糕的又不是埠源馆一家,哪家都差不多,你看,那家孙记点心铺,有名,卖的东西,样样不次于埠源馆。”

三姑爷觉得车老板说得有道理,就进了孙记点心铺,一看,这槽子糕的确和昨天在埠源馆买的差不多,就选好的买了两包,坐上顺道的马车上了路。

王天成过生日这天,三姑爷恭恭敬敬地把两包槽子糕送给了老人,老爷子打开一包,拿出来一块,看了又看,捏了又捏,又放在手里掂了掂,看着老丈人那副认真的样子,三姑爷心里像揣了个小兔子一样,通通直跳。王天成盯着手里的槽子糕,又抬头望了一眼三姑爷,乐了,连声说:“是埠源馆的槽子糕,真是埠源馆的槽子糕。唉,还是我三姑爷有孝心啊!”

不久,王天成得了重病,他把三姑爷叫到自己的身边,气息微弱地说:“我怕是活不了多久了,你们三个女婿,我看就你还靠得住,我死后,你要好好地伺候你妈,让她享点福。我这还有点过河钱,给你吧。”说着,把一个小匣子交给了三姑爷。三姑爷打开一看,里面装着三个大银元宝。

老爷子还有这么厚的“家底”,大姑爷和二姑爷肠子都悔青了,都恨自己为啥就不肯吃点苦受点累,上老城给老爷子买两包埠源馆的槽子糕呢!

三姑爷是个老实人,他虽然得到了三个大元宝,心里却不好受,因为送给老人的槽子糕毕竟也不是埠源馆的,他欺骗了老人。这天夜里,三姑爷翻来覆去睡不着,“不行,我一定要让老丈人吃到正宗的埠源馆槽子糕。”想到这儿,三姑爷叫醒了夫人,把经过对她讲了一遍。说完翻身起来,穿好衣服又踏上了去老城的山路。

此时正是雨季,河水暴涨,很多路都被山洪冲断,三姑爷风餐露宿、翻山越岭,半个多月后,他风尘仆仆地终于捧着真正的埠源馆的槽子糕回来了。可是,老人家已经在一天前过世了。

三姑爷愧疚无比,悲痛欲绝,他把槽子糕供放在老人的棺材前,放声大哭,一边哭一边说:“爹呀,我对不住您啊,我骗了您,上回,我给您买的槽子糕也不是……”

这时,丈母娘走了过来,说:“不要难过了,这事你爹都知道。”

“什么,我爹知道?他是怎么知道的?”

丈母娘说:“你爹是做买卖的出身,什么东西用手掂一掂,就知道几斤几两,分毫不差。埠源馆的槽子糕十六块儿是一斤,不多不少,你送给他的槽子糕一包也是十六块儿,却是一斤一两,但你爹知道,那两包槽子糕的确是你从老城买回来的,是在三道码头孙记点心铺买的,他背后跟我说,别管咋地,你还是真的去了一趟吉林,比你那两个姐夫都强。”